当前位置: 澳门金沙app下载 > 新闻动态 > 这支中国男足每天只有100元集训津贴,却一直是世界一流强队

这支中国男足每天只有100元集训津贴,却一直是世界一流强队

时间:2019-11-25 10:14:22来源:澳门金沙app下载 点击:3185次

来源:新民周刊

在骄人的战绩背后,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盲足队员们数倍于常人的艰辛付出,以及不计报酬,为国争光的理想与信念。如同中国女排一样,中国盲足,也是中国男足队员们值得自省的一面镜子。

文 | 刘朝晖

今天晚上,中国男足将在2022年世界杯亚洲区外围预选赛中迎来小组第二个对手关岛队,而在很多中国球迷的心中,另一支中国男足的消息显然更值得为之关注和欢欣鼓舞,这就是中国盲人足球队。

在10月6日于泰国刚刚结束的2019亚洲盲人足球锦标赛决赛当中,这支“看不见”的中国队,以1比0击败伊朗,以全胜战绩获得冠军,也顺利地拿到了2020年东京残奥会的入场券。

中国男子盲人足球队成立于2006年,但是这支年轻的队伍却是成绩斐然:2008年北京残奥会亚军、2010年广州亚残会冠军、2010年世锦赛季军、2012年伦敦残奥会第五名、2016年里约残奥会第四名、2018年盲人足球世界杯季军……加上本次夺冠,中国盲人足球队更是已经第六次站上亚洲之巅,可以说是称霸亚洲、世界一流。

这样的成绩,让人听起来像天方夜谭。许多网友除了赞叹这样的成绩,感慨原来中国足球也有世界一流的领域,也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他们才是中国足球真正的代表,是最值得尊重的中国足球国家队。”

在骄人的战绩背后,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盲足队员们数倍于常人的艰辛付出,以及不计报酬,为国争光的理想与信念。如同中国女排一样,中国盲足,也是中国男足队员们值得自省的一面镜子。

面对黑暗永不退缩

相比健康人的足球赛事,对盲人足球了解的人并不多。

盲人足球起源于西班牙。盲人足球队场上共5位球员,除了门将可以是b2级伤残或健全人,其余四人都是b1级伤残(双眼无光感,或仅有光感但在任何距离、任何方向均不能辨认手的形状)。而且为了公平起见,在比赛时除守门员外,其余运动员都被要求戴上眼罩。盲人足球内部专门装有铃铛,球滚动的时候会发出声响。球员靠球的声音来辨别球的方位。球场上由教练、守门员和球门引导员发出语言指令引导球员的进攻防守等战略,其他人包括观众均不能发出声音,以免干扰比赛进行。

2004年,雅典残奥会首次设立五人制盲人足球赛项目;2008年盲人足球继续在北京残奥会上列为正式项目,成为了盲人足球最高水平的世界级比赛。至此,盲人足球发展如星火燎原,席卷全球。而在国内多地,也在推动盲人足球发展,全国残运会、特奥会,就包含盲人足球。广东、云南、辽宁等省份,盲人足球运动成绩都比较突出,而中国国家盲足队员,也正是从这些地方球队中选拔而来。这次征战亚锦赛的中国盲人足球队共有16人,除了10名球员外,还有引导员、教练员和领队,队员年龄最小的20岁,最大的30岁。

盲人球员不仅能在足球场上飞速奔跑,还能与对手激烈角逐……正常人闭上眼睛,可能在黑暗中走路都很困难,更别说体会奔跑的感觉,可想而知这有多难。每个参与这项运动的盲人球员都为此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承担了比健全的球员多得多的风险和痛苦。他们在黑暗的恐惧面前毫不退缩,用流血和汗水才换来了绿茵场上巨大的辉煌。

每位盲人足球运动员的身上,手臂和膝盖上都有累累的伤痕。一位中国盲足的队员说:“在平时的训练中,被别人撞和撞倒别人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想出成绩,受伤是避免不了的。”训练中,队员们之间相撞,碰得头破血流是常有的事。

“盲人足球对球员的最关键要求,不是个人的足球技巧和队员间的传接配合,而是首先要求你必须有勇气和胆量,特别是对双目失明的人来说,他们所迈出的每一步,都要克服内心的恐惧,因为他们的前方,永远都是不可测的地方。”中国队教练董俊杰说,盲人足球,是一项高危运动,也可以说是一项勇敢者的运动。

中国盲人足球队队员刘猛回忆自己刚刚踏进球场时,每个人都战战兢兢,时刻像一只惊弓之鸟:“我加入了盲人足球队,然后刚开始进队的时候也有受伤,然后碰撞也有,(这是)所有残疾运动员、盲人足球运动员都有的,就是过不了自己心理这一关,害怕不敢跑。这些问题通过教练一次一次的辅导,透过老队员一次一次的教诲,我觉得现在还是都克服了。”

流血流汗只为热爱

克服了最初的恐惧,即便流汗流血,这些只能“听”世界杯的盲孩子们也并不在乎,因为他们的心中,拥有的是对足球这项运动最纯粹最真挚的热爱。

戴眼罩、听声辨位、熟悉球场再到进球……盲人要学会踢球,太难了。中国盲足的教练许宇飞介绍,因为看不见,球员们无法模仿教练所教的动作,如何去寻找与足球互动的感觉也要依靠长期与足球的接触,才能逐渐去感知和控制足球。此外,球员们还要熟悉球场,这样才能在跑动的同时不至于越位太离谱。

这一切,都需要队员们一点点去克服。据悉,盲足运动员的训练周期是正常足球运动员的一倍左右,一个普通球员的训练周期从”小白”到能上场,大概需要两三年时间,而一个盲足运动员所需的时间则是四五年。“因为太难,所以在我心中,我们的每一个盲足球员都是最英勇的战士。”许宇飞说。

中国盲人足球队教练乐建昆介绍:“国家队球员选拔是通过每年一次的全国锦标赛,从各个省队里面挑出好的队员,而各个省队则从本省的学校里再去找愿意参加盲人足球训练的苗子。球员们一般训练时间都有10年左右,队里那位20岁的球员已经接受了七八年的足球训练。”

贵州盲人足球队主教练余进波曾说过:“盲无所见,心有光便无惧暗。能赢,无任何捷径可走,皆为汗水中苦练出来。”正是在这样艰难的环境里,中国盲人足球队员们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在盲人足球的世界里,中国队的技术是世界上公认最好的。“我们差的是对足球的理解,也就是在配合中的协调、跑位等意识。”乐建昆客观分析,“我认为球必须要随时都在他们两脚的控制范围内才行。”为此,乐建昆便设计了两脚交替行进,球在两脚间不断来回撞击的带球方式,这样的技术要领是中国独创。

和队员们一路走来,许宇飞也很明白足球在这些队员心中的重量。他认为,这种“重量”,也正是中国盲足之所以能成为世界级传统强队的原因。“盲人球员对足球更加执着,教练工作人员对球队的付出也更多。”许宇飞说,“盲足球员们爱足球,因为足球让他们感觉到,他们为家庭和社会减少了负担,还能为国争光。”

中国盲人足球队在本届亚洲盲人足球锦标赛首展8-0战胜韩国,取得开门红之日,正值10月1日国庆。身处异乡为国争光的盲足队为了表达对新中国生日的祝贺,在赛后一同高歌《我和我的祖国》,场面令人动容。

备战亚锦赛时,郎平带领女排再获世界第一,这也让他们再次感受到了鼓舞。“虽然我们是残疾人,但我们也是国字号的球队,我们也是胸前飘扬的国旗的球队。能在异国他乡奏响我们的国歌,让我们五星红旗飘起来,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刘猛说。

广东省队中去参加世界杯、亚锦赛的盲足运动员,都是许宇飞亲手从广东各地方特校、福利院挑选的,标准就是“眼睛全盲的,愿意来踢球的” 。许宇飞曾说,他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球员们变得自信开朗,实现自己的价值。

足球,改变了这些看不到光明的孩子们对人生的态度,让他们变得更乐观,更积极向上。踢球后的刘猛觉得生活自理能力得到了很大提升,“原来做什么事情都有恐惧感,自从接触了盲人足球,慢慢战胜了自己,这是对我最大的改善。那么苦、那么累都坚持下来,将来还有什么事办不到?至于今后,我还可以很自豪地给孩子们说:你爸爸,曾经是个足球运动员”。

收入微薄梦想仍在

为国立下了赫赫战功,然而盲人足球队的队员们得到的经济回报与正常的男足队员相比,却是微不足道。盲足训练形式以业余训练为主,盲足球员只有在重大比赛前才会集结,平时基本处于“放养”状态,基本没有太多的系统训练。这样的现状也意味着他们的收入,与其他国字号足球队员难以媲美,甚至连零头都赶不上。比赛结束后,队伍随之解散,队员们还要为各自生计奔波。

亚锦赛结束后,中国盲人男足国家队教练员乐建昆表示:“这次夺冠没有奖金,一般盲人足球运动员退役后的出路要么是自己开店做按摩或者去打工。”与健全国足夺冠就有奖金不同,中国盲人足球队这次夺冠仍然没有奖金。“我进入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来,只记得发过一次,就几千块,是不是奖金我也不知道。”乐建昆说道。

许宇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在大赛后,国家队会暂时解散,球员们又回到各自的省队,开始日常训练,“足球对于中国盲足队员们来说,是生命中最重视和珍爱的东西之一,成为职业的盲足运动员是他们的梦想,很多球员在训练之余都在盲人按摩店兼职”。

许宇飞说,这些盲足队员都不算职业球员,他们没有正式编制,他们的收入分为900元、1200元和1500元不等,“对比巴西、英国等国,他们的盲足也是俱乐部形式,每年联赛很多,这样球员能得到更充分的训练”。

这样的收入,简直低得难以想象,有媒体曾对此提出疑问,但收入千余元的说法,也得到了广东省残联相关工作人员的证实。

曾在去年世界杯上代表中国盲足攻入6球的主力球员张家彬,就是兼职盲人按摩师傅。“我们大多数队员都兼职做按摩,有的还四处驻唱。” 张家彬说,他很想专注踢球,但女友和父母对他踢球的态度,由支持变成了不支持。“以前集训时收入一个月450元,今年刚涨到1200元,如果我只踢球,这个钱根本无法支撑我在广东的生活”。

虽然在接到教练征召参加世界杯的电话后,张家彬二话不说就从按摩店辞职,但是面对生活的压力,世界杯后张家彬不得不在按摩店又做起了兼职,“做按摩一个月收入能有四千元左右,努力一点的话能有五千”。

后卫陈俊坤与阿彬面临一样的抉择,“我真的很爱足球,我们当然都希望可以没有后顾之忧,一心一意好好踢球,但是踢球收入太低,很多球队的兄弟一个个离开了。队友在,人心在,球队才有魂”。

球员们的顾虑也是许宇飞的担忧,“很多球员想离开,我知道生活压力大,也知道他们爱足球,我现在只能用个人感情尽量留住他们,不让球队散了。不是对足球真正喜爱,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留得下来。”“这些孩子们苦,他们取得了这样的好成绩,但收入很微薄,国家队集训,一天补贴100元,但集训一结束,补贴就没了,此外在省队的补贴也不高,不少人不得不去兼职做盲人按摩,我希望能有社会热心人士提供赞助,让他们能够专心踢球,取得好成绩。”

乐建昆也曾对国家队员魏建森、刘猛、李海福恳切地嘱咐:“乘年轻好好踢几年。踢完后,该结婚的结婚,该生子的生子,该创业的创业,日子过得比我好就行了。”

尽管现实艰难,但是中国盲足队员们的心中,仍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就是能在2020年东京残奥会的绿茵场上,再次让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他们,是中国男子足球成绩最好的一群人。希望政府和全社会都能重视盲人足球运动,让这些黑暗中“舞者”能在绿茵场上全力奔跑。

部分资料来源:成都商报、中国之声、新京报、广州日报等

澳门银河在线官方网址 恒丰国际 拉斯维加斯网上赌场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